从这个理论推导下去,未来人工智能是「僵尸」!

今年七月份的时候,很多新闻网站都大张旗鼓的说机器人通过了「自我意识」测试。文章自然而然半开玩笑提及了天网和机器人统治者,它们似乎伴随着机器人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每一个较小进步。但是,报道并未认真讨论机器人通过自我意识测试意味着什么。

通常,各种人工智能「突破」都值得新闻报道。(例如,误导性地报道,人工智能和一个4岁的孩子一样聪明)。但是,如果两者存在什么区别的话,记者此处就低估了测试的真实含义。不,没有机器人会真的像我们这样拥有「自我意识」。他们被设计成「僵尸」——除了缺乏意识经验,感情,感觉以及主观意识经验之外——能复制出让我们认为是有意识的行为。人类如何与这些机器僵尸相处,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也就是说,如果机器人生活在我们之中,设计者们就要用尽心思克服一种情感上的恐怖谷。而且即便如此,可能还是无助于我们适应这样一种想法:虽然将来的合作人在「行为上与人类没什么不同」,但仍然「和石头一样缺乏意识」。
7月17日,伦斯勒理工学院的研究员进行了一个有趣的实验,制造出媒体所谓的「机器人具有自我意识的线索」。
研究员告诉三个机器人,他们中会有一个收到让其失去说话能力的哑药。但是,并不是真地给机器人施药,只是将失语功能编入机器人身上的按钮中。接着,按下两个机器人身上的按钮,当科学家发问「你服用的是哪个药丸?」时,他们就无法作答。剩下的那个还有说话能力的机器人站起来回答说,「我不知道。」但是,这里当然有矛盾。如果机器人真能说话,他就不可能真的被施以哑药。一秒后,机器 人意识到这个矛盾,说,「抱歉,我现在知道了。我能证明我没有被施以哑药。」
然而,报道声称,机器人有「自我意识」,所有人都没质疑过作为测试动机的「自我意识」是怎么定义的,除了勇敢的Vice Motherboard的机器人作家Jordan Pearson。通过伦斯勒理工学院RPI试验管理人Selmer Bringsjord的作品,我们能看到测试并未告知世人一些内容,不过许多媒体却相信巳经报道了这些内容。实验所说的有一些真正的类科幻含义。用比较非技术性的办法去理解它的含义,需要找William Shakespeare帮忙。 Shakespeare笔下的Shylock面对针对犹太人的偏见,为自己的人性辩护道:
我是一名犹太人。难道一名犹太人就没有眼?难道一个犹太人就没有手,器官,外形,感觉,情感,激情?吃着同样的食物,用同样的装备打猎,患有同样的疾病,以同样的方式治愈,同样的感受到严寒酷暑,只是一个基督徒该有的吗?如果你们刺伤我们,我们不会流血吗?如果你们满足我们,我们不会大笑吗?如果你们毒害我们,我们不会死吗?要是如果你们诽谤我们,我们不应该复仇吗?
对Shylock来说,他之所以为人的大部分依据在于看起来像个人(他有眼睛,器官),有一个人的生态系统(遭遇同样的疾病,以同样的方式治愈,同样的感受到严寒酷暑,会被毒死,刺伤就流血),行为像人(满足就大笑,诽谤就复仇)。但是,所有这些都能进行人为的功能性模仿。比如,人造的器官,能大致模仿人类的生态系统。科学家已经制造了具有类动物行为的动物形态仿生机器人。然而,当Shylock说他的「感觉,情感和激情」时,就会出现一个更困难的问题。
设想一幅情景,情境中我们遇到一个类人体(让我们叫它Robo-Shylock),这是人类科学所遭遇到最逼真的复制品。它有和你完全相同的手和器官。吃着同样的食物,被同样的武器重伤,用同样的药治愈,感受着同样的寒冬酷暑。如果你刺伤它,它会流血。如果你满足它,它会大笑。如果你毒害它,它会象生命自然死亡一样失去生命。不过,他被捕获了。
是的,你刺伤它,它会流血。但是,当Robo-Shylock表现出那些被我们视之为疼痛的外部迹象以及刺伤时的正确行为反应时,它内部并没有疼痛或者被刺伤的概念。尽管流血表现出似乎它被刺伤了,但它不会经历我们所经历过的疼痛的感觉。如果对你来说,这种场景就像20世纪50年代一部糟糕科幻电影中的情节,那么,你不是唯一这么想的人。Robo-Shylock就是心智哲学家所说的「哲学僵尸(philosophical zombie)」或者「p-zombie」。哲学僵尸的想法很有争议,一些哲学家认为整个想法很荒谬,其他人说,「是的,僵尸可能就在我们当中。谁在意呢?」
伦斯勒理工学院的Bringsjord相信僵尸的观念,他在文章中辩解到,他相信机器就是哲学僵尸。既便真是如此,也是一个大新闻,因为这意味着哲学僵尸是可能的,而且经由工程设计,还可能通过精神能力与技能的客观测试。Bringsjord摆出并雄辩地捍卫了这一立场:
Bringsjord不相信在目前出版的文章中提到的任何人造生物是真正具有自我意识。他反复解释真正的现象意识对于纯粹的机器而言是不可能具备的,并且真实的自我意识还需现象意识,简而言之,计算机器、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等都是「僵尸」,但是这些僵尸能够被设计来通过测试。[这样的实验方法]避免了无休止利用哲学主张去支持旨在制造能够通过确定测试的人工智能的确定的工程设计…工程设计对于测试而言凑巧只是工程设计,与形而上学无关.
是的,我们或许不可能制造真正「意识」机器。但是,正如Bringsjord在接受Vice的Pearson的采访所讲,与数学相关的意识是可以被建模和充分设计来通过心理机能的客观测试。Bringsjord或许可以设计制造出一个Robo-Shylock,它能够通过测试让我们相信当它被扎的时候可以感受到疼痛,即使是它没有真正的感知到疼痛。
根据阿兰··图灵的例子(尽管不同于他设想的测试),Bringsjord仅仅感兴趣于是否可以设计一个十分类似于使我们认为它具有自我意识的机器。或者,用Bringsjord自己的话来说,他目前做的是工程设计而不是形而上学。舍弃哲学僵尸这个晦涩哲学杂志讨论过的抽象思维实验,类僵尸的计算机程序——在行为上类似我们,但缺乏意识经验、感受和主观经验——还是有可能的。
如果Bringsjord确实正确,那么他的工程设计方法具有一些惊天动地的社会含义。如果未来的合作者是哲学僵尸,你将会怎么做?或许这无所谓。一些哲学家相信我们把信仰、欲望和意图自动归因于大量惊人的非人对象。好的设计技巧,例如无礼的回应人工智能的戏弄,能够让我们在面对外形和形式上最不具备人类特征的对象时也能活跃起来。
或许,尽管世上所有这些都只是工程和设计的把戏,你仍然会感到厌烦、威胁或者甚至害怕,基于机器能够伪装成一套看起来真实的行为和反应的观点。除了发现它令人发骨悚然,当知道一台机器可以被设计成类似你那样,这甚至还会让你质疑你自身人类特性,除了少量模糊和无形的(「知觉」,「自我意识」,「感觉和感受」)无法使机器人模仿你外部行为的东西。
当然科学与工程的相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Bringsjord关于哲学僵尸工程理论最终是否正确仍有待观察。自从1950年图灵关于模拟游戏的著名文章以来,Bringsjord的理论只是众多智能机器工程理论方法中的一种,并且人工智能领域还具备制造智能机器的能力的宏大前景。但是如果在小隔间中,未来你对面的同事是一个哲学僵尸,不要说我没有事先充分警告过你。

本文选自Slate,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参与成员: 靖亮、微胖、salmoner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7-25 12:5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