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茶邂逅旗袍

      

旗袍如茶,有一种不言的高贵。张爱玲说:“大雅即大俗,大俗亦大雅。”旗袍是雅与俗的极致。繁花似锦的面料,制成旗袍,亦能压住那俗艳媚与张狂,透出一帘幽深的底蕴……


电影《花样年华》,女主角张曼玉在影片中穿了30多件精制华丽的旗袍,令人赞叹不已,这些旗袍被称为“绝版”。因为旗袍的布料是美术指导张叔平珍藏的,市面上早已绝迹,而旗袍的式样又是上海年逾七十的老师傅破例“出山操刀”。这就是中国文化的魅力。


身着旗袍的张曼玉,在凄清的长夜,留给我们的是轻寒斜瘦的背影,摇曳的步伐是一种透骨的寂寞。冰凉的鞋尖敲打寂静的长路,温暖的路灯一路亮过,却没有一盏能照亮落寞的心情,渐行渐远的身影徒然袅袅婷婷,轻风中飞扬的发丝,每一根都是变旧的回忆,百般纠结,无法看清……

茶是一种淡泊,旗袍是难言的寂寞。中国的文化成全了它们的不俗。


手心纠缠的曲线,仿若如水而逝的流年。万万年前,是谁镌一把古琴琵琶,弹春天一曲《东风破》,悠扬的古韵响起,落一地细碎如珠的乐符。“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我站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金旧色调,似剪双眸,如泣如诉二胡的吟唱,似梦似幻新茶的缭绕,抵多少新愁旧恨,思念悠悠?


半盏香茶冷去,旗袍退尽光华。枫叶将故事染色,你说结局已看透,蓑烟蔓草的年头,就连分手都很沉默。才知道,你终要一个人在红茶的氛围里天荒地老,一生如茉莉的香魂,丝丝缕缕,轻香萦绕,既不艳俗,亦不夺目,永远都是澄沏的清水眼,削尖的芙蓉面。风中站立的身影,如幼荷般不胜风力……


多年后,当一切都已逝去,只有如茶的女子,纤细的指尖再次拨弄琴弦,琴声悠悠,几多离愁,依旧那首《东风破》:“一盏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1 12:2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