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之殇:估值10亿也难逃一死

新闻应用Flipboard在2011年11月11日的下载量并不高,尤其是中国地区。

新闻应用Flipboard在2011年11月11日的下载量并不高,尤其是中国地区。
然而查克是个意外,如果不是百无聊赖到了极点,这位学生肯定不会选择在图书馆里消耗掉整一天,也肯定不会翻来覆去将iPad玩儿个遍,并在App Store里发现热门推荐应用Flipboard。
“一个读新闻应用,特点是不限于一家媒体,分类很明确,你可以毫不费力地循着兴趣一直读下去。”查克如此回忆起“初相逢”。


曾也登峰造极
2011年,以新闻聚合应用起家的Flipboard和发布刚满一年的iPad一样,正在成为火爆全球的流行标志。它紧紧抓住了人们利用iPad阅读新闻的需求,成为App Store里的“杀手级应用”,甚至一度登上App榜首。
在近5年的发展历程中,Flipboard的模式变化不大,仍然是按照原本的新闻聚合加社交的思路在走,并按照用户关注的分类推荐新闻。除了用户,它还获得了硅谷风投的青睐,包括风险投资机构凯鹏华盈、有“硅谷教父”之称的Google天使投资人罗恩-康威,以及Twitter和Square的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在内的知名VC向其投资了近1.6亿美元,估值高达8亿美元。
不过,这个2013年9月的估值在2年后并没有发生新的变化。比这更令人惊讶的是,多名公司高层相继选择离开。联合创始人埃文-多尔、CFO杰夫-麦康布斯、CTO埃里克-冯、首席营收官科姆-龙,以及产品负责人尤金-魏等人并不愿等到IPO钟声响起再离开,甚至熬不到被收购那一刻。
此前,Flipboard确实考虑过出售,但在与Twitter眉来眼去几个月后,公开宣布出售失败。Flipboard卖不掉的原因,行业内流传的是双方就价格无法达成一致,尤其是Twitter方面对Flipboard的营收增长情况表示担忧,同样表示担忧的还有《华尔街日报》,后者在上月专门发文称,Flipboard去年的营收额仅为2000万美元,远低于8000万美金的内部目标。
然而,对于外界的担忧,创始人兼CEO麦克-麦丘却表示:“一切安好。”并认为,创业5年的公司有高管离职并不稀奇,8000万美元的目标也是无中生有,毕竟非上市公司并没有披露财报的义务,出售给Twitter遇阻不过是恰好遇到了Twitter换帅,政策方面无法确定。
创始人兼CEO麦克-麦丘的辩驳并不足以让质疑平息,毕竟摆在Flipboard面前的,除了各执一词的营收目标,估值停滞、高管离职和广告价格下降都是事实。此外,当年登临App Store榜首的Flipboard,如今已下降了984位。
有人调侃称:估值8亿的Flipboard刚融了5000万美元,一时半会儿并不会宣告破产。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5-25 03:2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