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投资是当然之选

近日多家网络媒体转引外媒报道,称国务院去年底已批准总投资额逾10万亿元的7大类基础设施项目,其中今年投资超过7万亿元。一些报道以“10万亿”冠名,并试图与昔日“4万亿”进行比对,笔者以为,这是不恰当的。从当前的经济形势看,稳投资是稳增长的当然之选。
从近期披露的经济数据看,2014年12月的中采PMI仅为50.2,为2013年6月以来的最低值,汇丰PMI更跌破50的荣枯线,预示2015年经济下行的格局没有改变。随着CPI步入“1”时代,PPI持续为负,通缩风险也开始有所加剧。在此背景下,还存在着美元升值带来的资本流出风险,为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平添变数。
这种情况下,依靠投资稳定经济增长是必要的,也是依然可行的。从彭博新闻的报道看,一方面,近期的所谓“7万亿”投资计划将集中在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健康养老服务、生态环保、清洁能源、粮食水利、交通、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等能够创造有效供给的7个子领域,与“4万亿”期间的相对更全面的产业提振有一定不同。另一方面,从参与主体来看,昔日的“4万亿”主要由政府主导投资完成,此次相关的投资计划大都致力于调动全社会的力量,借助PPP、BOT等模式撬动民间资本,吸引民间投资参与,以求系统增强整体经济的活力。
当然,我们也总要从昔日“4万亿”的实施过程中汲取一定的经验和教训。笔者以为,至少有如下两个方面的问题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一方面,新常态下,合意的实际增长水平到底是多少为宜。如果政府、研究机构能在实际经济增速的合意水平方面取得共识,将极大地有助于提升调控政策认同度和执行效率。从历史经验看,合意的实际增长率目标问题不解决,那么“稳增长”将面临持久争论,永远都会有人指摘“稳增长”政策过早或者过晚。
另一方面,深化税制改革,以减税促消费应尽早投入政策实践。客观上看,在我国现行以间接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下,普通人既要纳所得税,又要在流转环节缴纳消费税,还要负担厂商的增值税转嫁,而一些富人则通过将消费打入企业成本等方式逃避税收。长此以往,贫富分化会更加严重。因此,政府应尽早研究通过减税支持消费的政策,实现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
此外,要化解潜在问题和疑虑,还在于“调结构”是否又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也还在于事关民生改善的消费是否在低迷了十年之后还要继续低迷。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8-21 14:37:52